参见:西九龙站内地口岸区和一地两检

2017年7月25日,政府公布广深港高铁香港段“一地两检”安排,高铁香港西九龙站将设“香港口岸区”和“内地口岸区”,口岸区按各自法律,为往来内地和香港特区的旅客及其随身物品和行李办理通关手续。

方案是地下第二层入境层和地下第三层离境层的指定范围、月台区域和连接通道均划为“内地口岸区”,涵盖乘客完成本港出境程序,以及抵港乘客完成内地出境程序的范围。此外,营运的列车,包括行驶中、停留中、上下客期间的车厢,也列入“内地口岸区”范围;但西九龙站其他部分,包括石岗列车停放处、路轨、行车隧道则不纳入范围。“内地口岸区”的场地和空间将由特区以租赁形式交予内地,并根据“一地两检”合作安排行使管理权,有关使用权的期限、费用等将由两地另行规定。

律政司司长袁国强表示,实施“一地两检”绝对不存在“割地”元素或效果,指《基本法》清晰列明香港特区境内土地和自然资源属国有,由特区管理、使用、开发、出租或批予个人、法人或团体使用或开发,收入归特区政府支配,因此“内地口岸区”以租赁方式交予内地相关单位使用,并不涉及业权转移。他又说,有关安排不会改变市民权益、通关程序或适用法律。他期望2018年第三季前,采取三个步骤(三步走)落实措施,包括与内地达成《合作安排》、人大常委会批准和确认《合作安排》及立法会通过本地立法实施。

此外,特区政府向立法会在2017年10月26日动议有关推进高铁一地两检的无约束力议案,并在2017年11月15日获得通过。

2017年11月18日,行政长官林郑月娥与中共广东省委副书记兼省长马兴瑞在香港签署《合作安排》,标志着特区政府与内地正式启动“三步走”程序,共同推进落实广深港高速铁路香港段通关程序的相关工作。

2017年12月27日,全国人大常委会批准《内地与香港特别行政区关于在广深港高铁西九龙站设立口岸实施“一地两检”的合作安排》(“三步走”的第二步)。林郑月娥表示特区政府不迟于2018年2月初向立法会提交“一地两检”条例草案。

2017年12月31日,多名法律界人士及大律师公会先后质疑全国人大常委会日前通过高铁“一地两检”安排的《决定》法律基础,林郑月娥不点名批评部分法律界人士称《决定》是“人大说了算”或“人治”,形容这是“精英心态”及“双重标准”。港大法律学院教授陈文敏说,林郑月娥的回应令人震惊和失望,直斥这并非特首的应有态度。一地两检关注组召集人陈淑庄认为,林郑月娥有责任捍卫香港法治,尊重两制,质疑对方只“服务一国、卖港求荣”,指林郑月娥遇到不中听的言论,便出言侮辱和严厉指摘是不公道,绝对不是一个特首应有的风格。

2018年1月31日,《广深港高铁(一地两检)条例草案》在立法会大会首读。随后,在2018年2月12日立法会《广深港高铁(一地两检)条例草案》法案委员会开始审议有关法例,在2018年5月7日完成审议。

2018年6月14日,立法会大会三读通过《广深港高铁(一地两检)条例草案》。广深港高速铁路香港段于9月23日通车。

指以英语再答同样问题“浪费时间”

2018年7月3日早上出席行政会议前见记者时,就香港电台英文台记者用英语发问时,指以英语重复回答记者以中文问过的问题是“waste time(浪费时间)”。建议设立即时传译。香港记者协会发声明指香港作为国际城市,英文是重要媒介。对林郑月娥轻蔑态度深表遗憾,促请收回言论。林郑月娥在深夜发声明,就事件引起的混乱致歉。

沙田至中环线工程问题

参见:沙中线偷工减料丑闻

2018年5月底,有传媒开始揭发港铁沙田至中环线工程出现问题。直至现时,牵涉范围包括红磡站、土瓜湾站、会展站。

基于事态严重,林郑月娥在2018年6月12日宣布引用香港法例第86章《调查委员会条例》成立调查委员会跟进事件。初步构思委员会需要找出事故原因、受影响范围,以至是检讨港铁现行监管制度、政府规管机制等,提出建议保障安全,要求委员会在展开工作后6个月内提交报告,由前终审法院非常任法官夏正民担任主席。

2018年7月10日,行政长官会同行政会议根据《调查委员会条例》(第86章)委任调查委员会,就港铁推行的沙中线项目红磡站扩建部分的连续墙及月台层板建造工程中的扎铁工程及引起公众安全方面的关注的其他工程,进行调查。调查委员会亦会建议适当改善措施,以促进公众安全和保证工程的质量。终审法院前非常任法官夏正民获委任为调查委员会主席兼委员,伦敦大学学院建筑和基础建设政策教授Peter George Hansford获委任为委员。调查委员会由委任日期起计六个月内或行政长官会同行政会议准予的时间内,向行政长官提交报告。

2018年超强台风山竹袭港

2018年9月16日,超强台风山竹袭港,天文台发出十号飓风信号。山竹在香港造成严重破坏,多处塌树、停水停电、严重水浸及交通瘫痪。吹袭后翌日,香港交通仍然瘫痪,16日及17日上午巴士大部分路线停驶,港铁东铁线和轻铁只维持有限度服务,其中东铁线来往大埔墟站至上水站列车服务暂停。由于班次不稳定,多个车站在17日早上非常拥挤,其中沙田站和大围站尤为严重,需要人流管制。大围站采用单线双程行车,车站及月台被挤得水泄不通。沙田站排队人潮达数千人,人龙由新城市广场,绕过沙田中心至近沙田大会堂位置,有人不适在月台晕倒。上水站有近7000人等小巴和的士,不过车费比以往更贵。行政长官林郑月娥指,雇主雇员以一个用互谅互让、体恤的方法处理,是适合现时香港的情况。林亦指政府内部说过如果公务员因公共交通问题有困难上班,只需致电上司便可,不会当作缺勤。她呼吁雇主体谅雇员上班的情况,不要因上班迟到就扣减薪金;她认为今次台风吹袭情况特殊,应全民团结,让社会回复秩序。不过有公务员指,公务员事务局未有通知可以因此缺勤,到下午3时才向所有局长、常秘及各署首长发出通告。

市民则批评林郑月娥未有下令休市和停工,林郑月娥的言论更引起强烈民愤,认为香港交通混乱和市面状况恶劣,不应叫人立即上班。多个政党及团体批评政府安排不当。17日下午,少数巴士路线开始提供有限度服务,部分路线有临时的改道安排。截至17日晚上,只有大约三分一巴士路线恢复行驶,其余路线于18日早上才陆续恢复。

多名香港立法会议员于9月17日批评林郑月娥未有宣布停工,认为林郑月娥应援引香港法例第241章《紧急情况规例条例》,将当日定为公众假期,以保障市民安全。然而,林郑月娥于9月18日表示,自己完全可体会市民在铁路车站长时间等候列车的徬徨、愤怒及不满之心情,也不介意因此被市民批评,但政府并无机制可以评估宣传停工所致的法律后果以及对各行业的影响,贸然宣布停工并非负责任的做法,故只能以“强烈呼吁”的形式,请雇主谅解及包容因风灾过后交通情况混乱未能够准时上班之情况,不要发生一些要扣减人工或减勤工奖这些情况。尽管如此,仍然出现个别雇主扣减迟到员工薪金或假期的事件。

2019年4月,政府因应山竹袭港后的情况进行检讨,并修订《台风及暴雨警告下的工作守则》。

明日大屿计划

2018年10月10日,林郑月娥发表《施政报告》,当中重点提出明日大屿计划,在交椅洲填海兴建一个人工岛,并计划兴建屯门经大屿山及人工岛至香港岛的铁路。由于估算造价需要5000亿元,即约香港一半财政储备,引起争议。

港珠澳大桥通车

2018年10月24日,港珠澳大桥通车。通车初期,连接港珠澳大桥香港口岸至东涌的屿巴B6线出现超负荷问题,导致东涌有大批旅行团,更引发团体进行光复东涌行动。

美国审视香港独立关税区

主条目:美国-香港政策法

2018年11月,美国国会发表报告,指出要求审视香港作为独立关税区的地位。

长者综援资格年龄从60岁改为65岁

2019年1月,社会福利署宣布由2月1日起,领取长者综援的合资格年龄从现行的60岁改为65岁,同时按机制调整高龄津贴、长者生活津贴及伤残津贴金额,升幅2.8%。社署解释这是考虑到港人人均寿命延长及退休年龄延长至65岁的趋势。但新政策生效后的60至64岁新申请人需申请成人综援,金额少了1000多元。有立法会议员认为会影响到其他福利政策。被媒体问到是否不近人情,她以自己为例称这是反映社会的人口现实,指“我都超过60岁,但今日仲系会每日10几个钟头咁样做嘢。(我都超过60岁,但仍会每天工作10多个小时)”,强调新措施“基本上无人受影响,非不近人情”。港大社会工作及社会行政学系荣休教授周永新担忧老人被迫操劳。在1月10日的行政长官答问大会上,泛民和建制派议员都追问特首会否收回上述决定,林郑月娥说该措施在席议员当时都有份批准,对众人提出质疑深感惊讶。

停止重复免差饷

在2018/2019财政年度,香港首十位业主共拥有40,000个物业,共获减免差饷2.565亿元;故此林郑政府提倡,每人只可获一个单位退差饷,但没有限制非永久居民,且如设立多间公司持有物业,每间公司可退一个单位之差饷。自由党钟国斌批评:“派糖派得如此肉酸,不如不好派。”工党张超雄认为,政府不应再退差饷,要运用公共盈余在基层身上。在立法会财经事务委员会,梁继昌要求政府暂时搁置研究方案,此无约束力动议获通过。

三隧分流

主条目:三隧分流

林郑月娥在第二份施政报告提出三隧分流,希望解决交通挤塞问题。但由于立法会跨党派议员不支持,因此撤回。

修订《逃犯条例》

主条目:2019年逃犯及刑事事宜相互法律协助法例(修订)条例草案参见:反对逃犯条例修订草案运动

2019年,政府提出修订《逃犯条例》。然而,有关修订引起极大争议,因此在香港立法会“双胞胎”法案委员会闹出冲突。其后,政府决定直接上立法会大会审议,结果在2019年6月9日引发大量市民游行要求撤回修订。政府决定继续上立法会大会审议,结果在6月11日晚上开始有示威者到添马公园聚集。6月12日早上开始占领金钟行动,以阻止政府进行审议。

6月14日,《星岛日报》报道,专责港澳事务的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央港澳工作协调小组组长韩正副总理近日南下深圳,并曾与林郑月娥商讨修例事件,林郑在衡量各种因素后,决定推迟立法进程,暂缓修例,令政府有足够时间重新咨询,向公众作更多解说。林郑于14日深夜召开全体司局长会议,商讨有关决定,并会在15日早上会晤全体建制派议员交代决定及作出解释,然后即会向公众作出宣布。报道同时引述消息人士表示,今次决定是希望有关《逃犯条例》的修订能够回归理性,让政府有时间听取民意,但强调并非撤回条例草案,有关堵塞漏洞的工作会继续进行。

由于不少市民不满政府未有宣布撤回修例,因此6月16日亦有大批市民游行要求撤回修例,亦在6月21日及6月26日发起包围政府工作部门及警察总部行动。

然而,这段时间政府没有召开记者会,引发不少市民在7月1日游行发起冲击香港立法会行动。7月1日晚上,大批市民冲入立法会综合大楼,破坏除施伟贤和黄宏发外历任香港立法会主席画像、在会议厅破坏区徽、立法会主席座椅等行动。

7月7日,大批示威者从尖沙咀游行至高铁西九龙站外,然后部分示威者一度占领广东道,并沿着弥敦道游行,晚上警方清场。

7月9日,林郑月娥表示修例工作已经“寿终正寝”,同时用英语表示“The bill is dead”(草案已死)。

7月14日,《金融时报》引述两名知情者报道,林郑月娥过去数周,曾在不同场合数度提出请辞,惟遭北京拒绝。其中一名知情者指出林郑月娥要留任处理她造成的“烂摊子”,而且没有其他人可以收拾这“烂摊子”,亦相信没其他人想做这项工作。其后特首办就报道回应香港电台,指行政长官已公开表明,仍然有热诚和承担为香港市民服务。另外,有权威消息人士向香港01记者透露,林郑并没有辞职,外间传闻是不实的。

7月21日,不少示威者从维多利亚公园游行至湾仔,然后继续向西走,到达中联办。然后,有示威者破坏国徽,再撤退至上环。然后在上环发生激烈冲突。另一边厢,元朗站大堂、月台及车厢有大量黑社会人士持武器殴打市民,警方却久久不到场,到场后也不拘捕黑社会人士,还声称没有看见黑社会人士持武器。

2019年8月,林郑月娥表示构建沟通平台,找一些社会知名人士商讨构建对话平台,例如运输及房屋局前局长张炳良,立法会前主席曾钰成、中大前校长沈祖尧、港大微生物学系讲座教授袁国勇、灼见名家首席执行官文灼非、新思维主席狄志远,以及政府工业贸易咨询委员会成员麦嘉晋等。

9月2日路透社报导,林郑月娥上周与商界人士闭门会面时说,她为香港引发一场政治危机,是不能原谅的破坏;如果她有选择,便会辞职和道歉。林郑月娥9月3日回应称,她由开始到现在都从未向中央政府提出呈辞,因有信心能够带领特区团队走出困局,而香港止暴制乱工作没有偏离“一国两制”及“高度自治”。

9月4日,林郑月娥发表电视讲话,宣布正式撤回《逃犯条例》修订,但拒绝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认为必须按照现时的机制处理针对警察在示威浪潮的投诉。


被指出卖香港

2019年逃犯条例风波期间,林郑月娥受访时被记者问及有否出卖香港,她对此一时梗咽落泪,否认出卖香港,更指丈夫称她“卖身给香港”。

澳门律师公会主席华年达在接受记者访问时表示自己“丝毫不被香港行政长官的眼泪所触动”,直指林郑月娥的泪水是“骗局(葡萄牙语:aldrabice)”的一部分。他同时批评“示威者只限于年青人”以及“示威者不爱国、受外国势力煽动”等指摘是“骗局”和“谎言”。他指出,上街游行提出诉求的群众数量庞大、广泛分布于不同阶层,当中也不乏爱国者;他认为“这些人都是被反华外国利益所操弄”这种说法侮辱了香港市民。

2019年6月16日晚上,第四次反对逃犯条例修订游行进行期间,香港政府发言人发出行政长官的道歉声明,表示将暂缓修法,希望香港市民尽速回归日常生活。

民望

林郑月娥自2007年至2012年出任发展局局长期间,民望高企,任内一直为整个香港政府中民望最高的问责高官。在香港大学民意研究计划民望指标中,林郑月娥支持率在4成以上,反对率少于两成;2011年7月后,支持率在5成以上。在2012年4月的调查中,支持率为73.8%。

林郑月娥2012年7月加入梁振英的问责团队,成为政务司司长,并非民望最高的官员,但一直高于行政长官梁振英。2014年7月后因代表香港政府负责推销政改,推销政改广告,民望开始下降。

2017年行政长官选举期间,香港大学民意研究计划对选举候选人的滚动民意调查显示,当时林郑月娥支持率约为3成,落后其对手曾俊华10至30个百分点不等,而且两人差距于选举期间持续扩大。

林郑月娥当选行政长官后,她的支持率和反对率大致相若,至上任初期,她的支持率净值显著上升约19%。

2017年9月,上任后两个多月后林郑月娥的支持率50%,反对率35%,民望净值为+15%。

2018年1月,港大民意研究计划公布最新民调结果,林郑月娥的最新评分为58.7分,为上任以来第四低。支持率为51.3%,反对率为36%,民望净值为正15.3%。港大民研于1月3日至4日,以电话随机抽样访问1,000名港人,回应比率为58.3%。

2019年5月,港大民意研究计划公布最新民调结果,林郑月娥的最新评分为44.3分,支持率为32%,反对率为56%,民望净值为负24%。评分和支持率净值皆是创下上任以来新低。

2019年6月9日的反对逃犯条例修订草案游行,有103万市民上街抗议林郑月娥强行通过逃犯条例修订草案,要求她撤回逃犯条例修订草案及立刻下台;林郑月娥在6月15日宣布暂缓条例的二读,但拒绝撤回,并将反逃犯条例示威定性为暴动,引发在6月16日的“谴责镇压,撤回恶法大游行”更多市民上街抗议,这次游行有200万人上街,反对林郑仅以暂缓而非撤回条例,谴责警方暴力镇压,要求撤消暴动定性及释放被捕示威者,并要求林郑下台,是次游行的人数占整体人口的27%,即每3.7人有1人上街反对她的施政,惟仍拒绝下台。

香港中文大学于2019年6月24日公布在6月17至20日期间对林郑月娥及特区政府的民调结果,林郑月娥的评分为37.5分,不但较上月大跌10.6分,比去年同月份更大跌18分,市民对政府的不满度高达60.4%,不满度是1997年7月主权移交以来最高。港大民意研究计划亦于6月25日公布在6月17日至20日期间的民意调查结果,林郑月娥的评分只得32.8分,比前特首梁振英在2016年12月民调评分最低纪录还要低2.2分,更跌破历任特首的民望最低点,如与上月的结果比较急跌10.5分;林郑月娥的支持率只有23%,反对率高达67%,支持度是负44%,大专或以上学历的受访者高达75%反对林郑当特首,民意调查反映林郑月娥的民望比三位前特首董建华、曾荫权及梁振英的最低点时更低;而市民对特区政府的信任净值为负32%,较5月下旬大跌18%;至于市民对林郑政府管治下的政治状况满意度净值更达负74%,是民意调查计划自1992年进行相关调查以来最低。香港大学民意研究计划6月25日发表的民意调查,林郑月娥评分较上次评分急跌10.5分至32.8分,支持率为23%,反对率则为67%,评分是历任特首中最低。

香港民意研究计划(前身为香港大学民意研究计划)在2019年7月16日公布最新的特首及问责官员的民望评分,是香港民意研究所创立后首次公布民调结果。香港民研于7月2日至8日以电话随机访问1,025人,特首林郑月娥的评分较上月底的调查上升0.5分,民望评分为33.4分,仍为史上最低民望特首。律政司司长郑若骅的民望评分再创新低,民望评分为21.6分,较上月大跌7.9分,反对率高远68%,被评为“表现拙劣”,是官员评分中历来最低。

香港中文大学亚太研究所在2019年8月5日最新公布的一份对特区政府及官员民调,显示7月份市民对特区政府不满意率高达63%,普通和满意分别只有21%和15.3%,不满意率较上月的历史最高位上升2.6个百分点,再创史上不满意度新高。此外,特首林郑月娥表现评分,也从上月的37.5分跌至新低位32.9分,三名司长的评分也同样创历史新低。

香港民意研究计划在2019年8月13日公布民意调查,于8月1至6日期间,访问逾1000名香港居民,特首林郑月娥的最新评分录得新低27.9分,较上月调查下跌2.2分,成绩为历任特首中最低。此外,林郑月娥的支持率净值同样下跌,由上月的负49个百分点进一步下跌,跌至负51个百分点。

香港民意研究计划于2019年8月27日公布在8月15日至20日期间访问1,023名市民的民意调查结果,林郑月娥的民望评分跌破新低只有24.6分,较8月初下跌3.3分;支持林郑出任特首的比率下跌至17%,反对的比率却高达76%,支持率净值较月初下跌8%,林郑出任特首的支持度为负59%,打破自己在月初创下的新低。市民对特区政府的满意率仅为14%,不满率达77%,满意率净值为负63%,创1997年有记录以来新低;而对特区政府的信任比率为27%、不信任比率为64%,信任净值为负37%,也是自1992年有记录以来新低;市民对中央政府的信任净值是负40%,是1994年以来新低;而市民对一国两制的信心净值为负28%,是1993年有纪录以来最低。香港理工大学应用社会科学系助理教授锺剑华指结果反映林郑的民望是“低处未算低”,又指林郑月娥在今天(8月27日)的记者会上的发言仍在“火上加油”及“挑动社会矛盾”,形容林郑已完全失去当权者的风范。

www.zuoweixin.com
问题反馈联系QQ:暂无联系方式,也可发qq邮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