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元对立是批判理论上的一对相反的理论,它们通常会以阶级形式出现。在结构主义理论中,二元对立论是解释人类基层思想、文化与语言的一种相当有力的工具;相反,后结构主义者认为,二元对立并不是人类思想最基本的组织,只是西方思想的加工品。

二元对立最经典的例子,是理性(rational)与感性(emotional)的二分;而在西方哲学中,理性一向比感性获得更高的评价。另一个例子,是存在(presence)与缺少(absence)的二分;同样地,前者在西方哲学中的地位远高于后者。这些“高等理念”的相似性,例如前述的理性、存在,和很多其他的如男性(与女性对立)、说话能力(speech)(与写作能力(writing)对立),被视为一种称为逻辑中心主义的西方哲学思想的影响。

在后女性主义、后殖民主义、后无政府主义和批判种族理论中,对二元对立论的批判都占了一个重要席位。批评者认为,对于很多理念,如男性/女性、文明/野蛮、白种人/有色人种的二分,为西方白种“文明人”的霸权(白人优越主义)提供了借口。

后结构主义者对二元对立论的批判,并不是单单持相反立场,而着眼于它的解体,而这种解构被视为非政治化的——意思是,在本质上,它对二元对立的任何一方都没有偏袒。在一对二元对立的理论被视为自我矛盾,而其价值相应下降的时候,理论便会自动解体。

流行文化

香港歌手谢安琪的歌曲《势不两立》是取材自二元对立理论。

参考条目

www.zuoweixin.com
问题反馈联系QQ:暂无联系方式,也可发qq邮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