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语写法
日语原文十時 連久
假名ととき つれひさ
平文式罗马字Totoki Tsurehisa

十时连久(天文20年?(1551年?)-文禄2年(1593年)),日本战国时代、安土桃山时代的武将。通称传右卫门,一名惟道。十时惟长次子、十时惟元之弟。立花家侍大将、家老兼武者奉行,拥有异名“生摩利支天”。

出身

十时氏为九州丰后国之中的国人众,仕于其中势力较大的户次氏,并且依附统领丰后的大友家。主君户次鉴连(立花道雪)奉命转封筑前立花山城后,连久作为十时氏的一员也跟随前往。这个时期立花家的军团主力有约三分之一是为十时氏,并且连久之父十时惟长(十时和泉守)以上的十时一族几乎都为家老职。

连久本名惟道,和另一名堂兄弟十时连贞虽然都是十时家庶流,但十时家嫡流的十时惟忠传到次子十时连秀为立花家老,皆因战功彪炳而得以从主君道雪处受赐“连”字,于是改名连久。

而连久早期曾继承道雪家臣板井兵部而改名板井新四郎,但在其兄长十时惟元于筑后善导寺遭到伏击战死后,继承了兄长三十二町的领地并回归十时氏,后来随主君立花宗茂转封筑后柳川,领有一千二百石俸禄,担任家老以及总奉行四人众之一人。

生摩利支天

天正年间,因主家大友家于耳川合战以及九州三强之一的龙造寺家在肥前冲田畷之战皆败给岛津家,九州开始呈现许多国人众脱离主家叛乱的现象。

连久所仕的立花道雪身为大友家于北九州筑前的重臣,屡次率兵出征平乱,连久作为立花家侍大将,每至战场必定能立下一番枪、一番首、一番乘等赫赫战功,被主君道雪称赞“勇猛果敢,臂力超群”。生涯所获感状约有数十张,以其战场上的豪勇被众人称赞形容为活人显灵的战神摩利支天而得到“生摩利支天”的响亮异名。

此外于九州征伐后,丰臣秀吉于丰前小仓的入鹿原建设了规模甚大的相扑场地,并要求日本34处诸侯推举自家一位勇士参加比赛,立花家于是推举了连久参加,而连久不仅臂力超群,还因为极为熟知相扑法则,被众人推举为行司(也就是大会司仪),使其名声更加广传。

怪奇武勇传

天正13年(1585年)6月,正当连久随立花道雪参加筑后远征之时,连久被道雪任命为侦查物见队探查敌情,连久于山中侦查期间因为炎热而暂时脱离任务于附近的溪流中洗澡,洗澡途中却发现敌兵靠近,连久一时心急,就这么没穿衣服裸身冲岀水中并一一将敌兵击退!

随后连久回军向道雪报告,就连一向军规严谨的道雪对于连久如此狼狈的军功也只能认同苦笑,会发生像这样奇怪的事实为连久的一大魅力。

无意居战功

天正14年(1586年)8月24日,连久随少主立花宗茂率军1千5百追击撤退包围立花山城的岛津军。翌日,攻打岛津军的筑前据点,由星野吉実、吉兼兄弟所镇守的高鸟居城。

虽然城方仅3百人,但是仍以铁炮攻势和大木重石攻击,立花军将士一时有所损伤,然而靠着立花宗茂和家中大将小野镇幸的鼓舞,立花军成功杀进城内。

这时立花家一门的勇将立花统春很快的杀进敌大将星野吉実所在之处,统春面对吉実以讨取总大将的礼仪押住吉実的额头并且想割取头颅,然而吉実在抵抗下只被割断其头盔的绳子并且逃脱,就在这一瞬间,连久经门而入快速又撞倒吉実并以枪刺杀。

后来立花家武者奉行池边永晟在记录战功之时,将讨取星野吉実的战功记给了十时连久。连久则说:“这是统春殿下的功劳才对!”而统春也谦虚的说:“我没有讨取成功,所以应该是给予致命的连久殿下的战功才对!”

感到为难的池边永晟为此报告主公宗茂,宗茂听闻两人互让战功的举动,就将两人都给予战功和感状,并且感状中引用孔子的“子曰、孟之反不伐、奔而殿、将入门、策其马曰、非敢后也、马不进也”之句来褒扬二人互让战功的表现。

之后连久因其不居功的行为更加受到许多其他家臣的欣赏和好感,并且和立花统春、内田统续等皆为知心好友。此后池边永晟转任旗奉行,武者奉行则因此由连久担任。

猛烈冲破敌

高鸟居城战后不久,岛津军以一门名将岛津家久率军二万进攻大友家主大友宗麟的丹生岛城,立花宗茂受命和援军毛利元康(末次元康)合兵四千为先锋队赶往救援,并且后部有吉川广家一万人为后续部队。

岛津家久很快便对此作出应对,留下二千人佯装攻城,自率一万八千兵打算伏击这支援军。结果宗茂和元康四千兵果真陷入苦战,并且兵力上本来就呈现不利状态,但是宗茂冷静的联系元康并且命令连久组成敢死队,连久一队开始集中往丹生岛城的方向进攻以诱使岛津军分散兵力加强对城方的防守,宗茂和元康则趁机冲向岛津军兵力虚弱的地方成功撤退,一早冲入敌阵的连久听闻宗茂撤退后,也在乱军中奋迅冲锋,勇烈的突破了重围,展现了不输给萨摩隼人武士的风采。

往后,连久的各项武勇事绩几乎成了立花家饭后闲聊的必谈项目,并且在立花家的军记物中时常出现其豪勇的记录。

老将的远虑

立花家经过九州征伐后领受了九州筑后柳川的领地,期间有位浪人天野源右卫门贞成(安田国继)因仰慕立花宗茂而希望入仕立花家,并且以曾为明智光秀重臣“明智三羽乌”之一的经历,以及曾刺伤织田信长为豪,下了每临战阵必立下一番枪的豪语并要求俸禄二千石。而此时连久不过一千石俸禄,且自身时常立下一番枪之故,宗茂在考虑此两人俸禄之权衡是否得当时,连久对其要求必立下其所言之功,否则将不配二千石的俸禄,并对主君宗茂说:“此人为英杰,必会尽力,我本身不会憎恨自身的俸禄比之较少,请主公放心登用吧!”于是天野贞成往后出战肥后一揆、朝鲜战役尽皆如所言般表现的出色。

连久也参与镇压肥后一揆的动乱,于乱事最终阶段的黑门之战,连久和堂弟连贞皆作为放讨作战的讨手一员而表现活跃,击杀了隈部政利(隈部亲永次男,又称内古闲镇房)。

后随立花军参加丰臣秀吉发动的侵略朝鲜战役,在其中文禄之役的最大一场战事碧蹄馆之战中,立花军被认命为先锋。

立花宗茂于朝鲜京城北方的砺石领将军队分为先阵小野镇幸和米多比镇久七百人、中备十时连久和内田统续五百人以及本队宗茂和其弟高桥统增二千人。

就在开战前夕,连久带着统续前往先阵的小野镇幸处要求让予自身为前锋。连久当时说了:“小野殿下请后退至中备位置吧!请允许我连久为先锋。”

镇幸听后怒叱:“无礼!贵殿竟然如此这般破坏了军法,是想污辱我吗?”

连久急忙解释:“绝无此事!因为小野殿下和米多比殿下实为家中的重臣,二位的武勇和智略是家中不可欠缺的,如果让已经老年的我和统续为先阵的话,面对明国如此大军而牺牲并不足惜,还能让敌军先行疲惫,届时小野和米多比殿下为中备接续作战,并配合主公宗茂的军势的话必定能够取得胜利!所以请让在下担任先锋吧!”

镇幸听毕向主公宗茂取得同意后顺利切换军队顺序,而镇幸也了解到连久的心意和远虑,感到佩服。

死(十)时真勇士

终于,立花军和明军在内田统续的铁炮攻势下开战,连久则和天野贞成(安田国继)相争为一番枪,各自皆以“投枪”的方式击落数骑明兵,投完后连久又拔刀驱马杀入敌阵斩落了五、六明骑兵,连久的五百兵力就有如穿透石块的细针一般突入明军查大受所率的二、三千的军阵之中,面对倍数于己的敌军,连久毫无惧色,即使明军李宁又再不久之时来援约七千兵力和火器助阵,连久仍然正确的判断明军的动向,打算先以正面破敌引诱左右夹攻的明军呈一路追击后在回转奋力突破和小野镇幸的中备军交替。

因此连久在正面突破期间又将手持大枪的敌兵讨取了数十人,前进到了山谷望客砚下,这时的连久则已负伤多处,浴血奋战之时连头盔的装饰物也被击断,这时小野镇幸终于越过明军火器的爆风和连久会合,就在成功撤退之际连久又击落敌方一名骑兵之时,却被明将李如梅趁机以毒箭射中右胸,然而连久再此时又奋力击退想进一步攻击自己的敌兵并继续撤退,并将先锋队的撤退指挥交由同僚池边永晟,苦战之下连久终于回到本阵,最终向主公宗茂传达“下一任家老兼武者奉行请主公交给内田统续……”的遗言后,于翌日箭伤毒发死亡。(据《筑后国史》撑到2月5日才死去)。

连久作为武士,此战后的内田统续对于自己没有和连久一同战死大感羞愧,并且包刮战前对小野镇幸所说的话、为立花家所建的军功以及为自己所建立的名声,连久真的是一位至死也令人敬配的“真勇士”。

资料来源

  • ^ ‘日本戦史・朝鲜役’(补伝 第六十九十时传右の戦死)[1]
  • ^ ‘筑后国史’(十时氏系図)によれば、死去の日は2月5日[2]
  • www.zuoweixin.com
    问题反馈联系QQ:暂无联系方式,也可发qq邮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