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名防暴警察手持SIG P250手枪警告、驱赶示威者,左侧的一名警员在持枪时疑似展露笑容。

2019年10月1日香港反对逃犯条例修订草案示威活动,是于中华人民共和国建国70周年当天,发生在香港的一次反对逃犯条例修订草案运动示威活动。

示威原由民间人权阵线所发起之“没有国庆,只有国殇”游行,意图在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大会期间同步进行示威,由港岛铜锣湾游行至中环,但被警方发出反对通知书,其后经公众集会及游行上诉委员会上诉亦被驳回,有民众决定承担法律后果,并于十月一日当日在港多区自行发起游行。警方严加戒备,情况迅速失控,一名示威者在冲击期间被镇暴警察开实弹枪射击心脏,为首次有人中实弹。香港警方认为,此次示威影响扩散多区、兼影响区域全部都出现严重暴力冲突、破坏、堵路、纵火等,因此定性为“暴动”。

背景

十一游行被反对

民间人权阵线拟于10月1日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庆日发起“没有国庆,只有国殇”游行,由维多利亚公园游行至中环遮打道,警方9月27日获发出通知书反对游行,民阵就警方决定提出上诉。上诉委员会其后聆讯,委员会听取双方陈词后,决定驳回民阵上诉,维持警方反对十一游行决定。

上诉委员会裁定,鉴于近日一连串公众集会进行期间及之后发生一连串严重暴力事件,一致认为有关活动会对公众及参加者人身安全构成威胁,裁定维持警务处长9月27日的决定,驳回民阵上诉。

前议员承接民阵游行

9月30日下午,李卓人、何俊仁、梁国雄三名民主派前香港立法会议员,以及民阵副召集人陈皓桓宣布,四人会以个人身份,承接民阵原本游行路缐,带头下午一时由铜锣湾东角道集合,游行到中环遮打道行人专用区。陈皓桓和李卓人等表示此举是公民抗命的表现,清楚法律后果。

铁路站及大型商场宣布关闭

9月30日,港铁宣布金钟站、湾仔站、太子站自10月1日早上起关闭,直至另行通知。10月1日,由早上11时起,铜锣湾、深水埗、黄大仙、沙田、车公庙、屯门、荃湾及荃湾西站,列车亦不停其车站。香港机场管理局又指,因应网上有人号召于今日堵塞往来机场交通,由市区开出往机场/博览馆的各条E线巴士服务,在中午 12 时半之后从市区总站开出的班次,其路线将缩短改以东涌为终点站。同时,介乎北角至上环之间来回线的电车服务已暂停。下午2时左右,港铁葵芳站、葵兴站、大窝口站及钻石山站亦宣告关闭。 下午3时左右,西营盘站关闭。下午4时左右,香港大学站关闭,荃湾线暂停服务。

多区商场宣布暂停营业,当中荃湾广场在门外张贴告示提示市民;沙田新城市广场多间商店及多条电梯则围起封锁线,以免市民进内。铜锣湾希顿广场,除张贴告示指预计今日附近有大型公众活动进行,故关闭一天外,亦以围栏围封商场及以白布遮盖部分出入口。另外,崇光百货、利舞台广场亦暂停营业。在早上10时半,皇室堡只关闭了记利佐治街的出入口,告士打道的出入口仍可以出入,商场保安称,暂时只有茶楼已经营业,其他商店就要视乎各自决定是否继续营业。

经过

社民连游行

示威人士向中共总书记习近平的巨型肖像扔鸡蛋抗议中共政权

社民连及四五行动,于今日上午7时15分,在湾仔进行示威,将由湾仔家计会出发,游行前往金紫荆广场。早上时份,游行人士与反对游行的“爱国人士”发生冲突,警方一度施胡椒喷雾,社民连主席吴文远及一名军装警员中胡椒喷雾,警员即场拘捕一名蓝衫“爱国”人士。

英国领事馆示威

下午约1时,约七八十人响应组织Britons in Hong Kong呼吁,到英国驻香港总领事馆外示威,要求英国政府给予英国国民(海外)护照持有人更多权益。有人手持英国国旗和唱英国国歌。

各区示威

港岛

示威者占领夏悫道后,警方出动水炮车喷洒蓝色水剂驱散人群

尽管民阵游行的申请被反对,民阵副召集人陈皓桓、工党李卓人、社民连梁国雄及民主党何俊仁以个人名义呼吁市民上街,按原定路线由维园游行至中环。当天市民于约1时许起步,沿途高叫“香港人加油”、“时代革命、光复香港”、“五大诉求、缺一不可”等口号,促政府回应五大诉求。下午2时49分,游行队伍已到终点,民阵副召集人陈皓桓估计至少有十多万人参与游行,并呼吁参与者流水式散去。但游行人士继续向西环香港中联办方向进发,在铜锣湾有人焚烧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旗、德辅道有人焚烧红旗,而湾仔一带有人破坏国庆装饰。大批防暴警察于中联办外戒备,并出动水炮车。

下午4时左右,市民占领夏悫道。二十分钟后,警方水炮车喷射蓝色水,又使用催泪弹。随着警民爆发冲突,立法会在4时半左右发出红色警示,要求所有公众人士离开立法会范围。冲突其后蔓延至湾仔和铜锣湾,警方再次使用水炮车。

黄大仙

原定集合地点黄大仙广场当天有防暴警察戒备,而港铁亦已在早上11点起关闭黄大仙站 在中午,几乎所有在路面行走的市民都被警察盘问,警方表示如有非法集结,他们可能涉及其中,当天有多人被搜身。12时43分,有人在地面写上“光复香港 时代革命”,其后被捕。1时20分,有黑衣人合唱《愿荣光归香港》,并高呼香港人加油,有人着防暴警察一齐唱。警方在2时10分左右于黄大仙北馆和黄大仙庙前放催泪弹。警方和示威者先后在沙田坳道、彩虹道、黄大仙消防局对出、双凤街街市外、凤德公园外、龙翔道等地对峙,其中于龙翔道有示威者眼部中催泪弹流血。有示威者向警察投掷汽油弹,而警察亦发射布袋弹镇压。

下午3时左右,有一小巴在市民未有任何举措之下,于凤德道加速冲向在马路上聚集的市民,没有人受伤。该小巴在晚上9时左右被发现在新蒲岗一车房外起火,最终被烧毁,消防到场救熄。

下午4时左右,黄大仙中心南馆一带,有摩托车起火,波及附近树木。 下午4时38分,再有示威者被射中眼部,亦有警员举真枪示警。

深水埗

原定集合地点枫树街游乐场早上贴出告示,称因为特别事故关闭场地。约1时许,已有约30名警员于枫树街游乐场外驻守。约1时50分,有大批市民占据长沙湾道并向深水埗方向进发,有人撒溪钱。游行至长沙湾政府合署后,有示威者堵塞长沙湾道及钦州街交界一带。约2时45分,防暴警察和速龙小队展开驱散行动,钦州街一带示威者一度四散。约3时半,大批示威者回到钦州街一带。至约4时,示威者破坏政府合署玻璃,又投掷汽油弹,触发洒水系统。其后防暴警察两度尝试驱散示威者,一度发射催泪弹和布袋弹,但示威者于警方后退后亦重新聚集,期间一名香港电台英文新闻部记者眼角中弹受伤。其后示威者多次投掷汽油弹和于政府合署附近纵火。约9时,有人向天发放烟花,并高叫“贺佢老母”,又有人于深水埗站C1及D1出口纵火。

旺角及尖沙咀

下午近2时,有示威者向尖沙咀警署投掷燃烧弹,警方戒备。下午3时半,两名警员在油麻地的弥敦道和窝打老道交界与示威者爆发冲突,两名警员头破血流,最终向天开两枪实弹。

晚上,有示威者在旺角警署外与警员有所冲突。

屯门

中午时分,有大批市民在政府合署附近聚集。下午2时,警方突然展开驱散行动,其间施放胡椒喷雾,数人被制服,其后警察撤回屯门大会堂。下午3时15分左右,警方在V City外举黑旗,五分钟后施放催泪弹,以图驱散示威民众,多名警察一度举起长枪。

荃湾

荃湾大河道有示威者放置路障和纵火以阻碍警察行车

在荃湾,近百市民聚集于沙咀道游乐场对出的天桥,逐渐走入沙咀道球场内。2时左右,荃湾示威者高叫“中旅社见”,大部分人离开球场,同时示威者出现暴力行为。另,荃湾沙咀道有示威投掷汽油弹,烧着地面的纸溪钱,亦有示威者拆附近栏杆。此中,荃湾示威者前往立法会议员何君尧办事处,并破坏办事处。3时左右,荃湾中旅社遭破坏,大门被撬开后,店内玻璃、屏幕均碎裂。现场示威者已全部散去,有强烈天拿水味,玻璃碎片散落一地,部分柜位的玻璃亦被打破,纸张散落一地。荃湾大部分示威者撤离青山公路,高呼去杨屋道。有警员举黑旗警告示威者。

曾志健中枪及被控袭警

当日示威中,香港城市大学学生会编辑委员会拍摄到,一名戴蓝色手套、持蓝色盾牌(实为浮板)的荃湾公立何传耀纪念中学18岁中五男学生曾志健于荃湾大河道手持不足两尺长的白色幼棍状物体向警察挥舞。警员持枪指向他胸口的一瞬间,他以棍状物挥向警察手臂,警员几乎同一秒钟近距离向他左胸开枪,子弹击中他的肺部。他随即倒地自称中枪:“我中枪,好痛,去医院!”他称不知受伤位置,自行脱下面罩,他口唇苍白,之后躺在路边,为该年6月至今首宗于反对逃犯条例修订草案运动中警枪实弹事件,他中枪倒地后被警员制伏。另一示威者邱宏达试图再拾起在曾志健身旁的白色棍状物,但随即被警察制伏在地上。其他示威者撤退时,向警员方向投掷一枚汽油弹。期间有警员试图再拾起在曾志健身旁的白色棍状物,但疑随即被同袍叫停,另一警员却从远处拿来一枝逾一米长的黑色铁枝,并一并拿走浮板、头盔、面罩等证物,但事发时《法新社》拍到的相片及影片均显示曾志健只是手持不足两尺长的白色棍状物。之后救护人员到场,接手处理伤者,并将他带上救护车。

医院消息人士透露,伤者肺部中枪后情况危殆,被送往伊利沙伯医院心胸外科救治。由于子弹遗留在他身体的后方,出现血胸,需要接受引流手术,取出子弹碎片。曾志健在10月3日被控一项参与暴动罪及两项袭警罪,而邱宏达被控参与暴动罪。

警务处处长卢伟聪于晚上11时52分在警察总部大堂会见记者,证实首次有人中弹,指该名中枪学生的膊头附近位置中枪,但为未中心脏仍在急救中,卢伟聪指伤者以及示威者,因持有铁锤与棍等武器涉嫌袭警被捕,警方会根据情况作调查再决定是否落案,认为警员因感到自己及同袍生命受威胁而开枪是合理、合法、合乎指引。前香港特别行政区行政长官梁振英在社交网站向校方施压,要求荃湾公立何传耀纪念中学校长开除该名中枪学生学籍,并称被枪伤的学生为“暴徒”。

校方派代表翌日发新闻稿,新闻稿表示对有学生中枪受伤感到十分难过和担忧,事发后校长和老师已立即前往医院探望伤者,及向学生亲人致以问候。校方已启动“危机处理小组”,由教育心理学家、社工、教师辅导学生情绪,并会全力支援伤者和家人,同时希望学生参与公众活动时注意安全、远离危险,以及希望伤者早日康复。

葵涌

下午,有大量示威者占领葵芳兴芳路。晚上,有大量防暴警察进入葵涌邨与示威者对峙。

沙田

下午1时半,沙田示威者沿城门河游行往马场。示威者游行至沙燕桥时,警民爆发冲突,其中警方多次施放催泪弹。另外沙田区多个铁路站亦遭受破坏。

影响

10月1日港铁列车服务结束前的路线图

港铁一半车站关闭

当日截至晚上11时,港铁及机场快线全数93个(不包括香港西九龙站及轻铁各站)站有47个站关闭。

全港多个大型商场关闭

全港各区多间商场宣布暂停营业,包括港铁旗下的圆方、德福广场、青衣城和连城广场。而新鸿基地产旗下多个商场亦会关闭,包括世贸中心、apm、新城市广场、形点l和V city。尖沙咀的美丽华商场、iSQUARE、K11和K11 MUSEA亦关闭。

在铜锣湾多个商场都暂停营业。有居民形容该处变成“死城”,认为商场没有必要关闭,指示威活动未有波及商场内的商户。而且批评港铁只配合警方行动而关站。而内地旅客认为会影响旅游意欲,令人觉得香港危险。表示会取消大部分行程,留在民宿。

外媒同时报导示威冲突与国庆阅兵

香港民众上街举行“国殇日游行”示威同时,北京国庆70周年阅兵式已经结束(事实上该游行示威活动正式开始时间为下午一时,刚好是内地70周年大阅兵结束时间),部分外国媒体把北京阅兵式、烟火表演,与香港催泪瓦斯和气弹袭击的画面交替转播。

各方反应

香港警务处

香港警务处在晚上约7时发出新闻稿,指全港多区有“暴动行为”,“暴徒”在各区放火及大肆破坏,已经有多人受伤,紧急呼吁所有市民应该留在安全地方,切勿外出。

警方亦将这天的各区示威活动定性为“暴动”,这是继警方将6月12日警民冲突定性为一场“暴动”(其后改口风,澄清没有定性当天事件为“暴动”)后再次将示威定性为“暴动”。处长卢伟聪指全港多处在下午开始有“暴动的违法行为”,他予以最严厉谴责,形容这天是香港“其中一个最暴力、最混乱的日子”。

香港记者协会

香港记者协会(记协)10月2日发声明指出,多名记者在采访期间受伤,对所有针对前线新闻工作者的暴力行为予以强烈谴责,促请警方及示威者,不应恶意阻碍记者正常采访。

记协指出,警方昨展开驱散示威者行动期间,多个地区发生警员涉嫌失控袭击记者事件,其中两名《苹果日报》女记者于油麻地天后庙附近的弥敦道尝试采访一名已被制服的女示威者时,被躲于花槽的速龙警员连开三至四枪,幸记者及时伏下闪避未有受伤。《壹周刊》则有一名摄记两度被橡胶子弹射中,惟无大碍。

记协又提到,《立场新闻》记者在佐敦被警员企图扭摄影机的镜头,甚至被箍颈;另一名《立场新闻》记者在铜锣湾被橡胶子弹或海绵弹打中受伤送院治理。记协对受伤记者致以慰问,并呼吁传媒机构提供足够的保护装备予前线记者。

此外,记协又称一名香港电台英文即时新闻记者被不明物体击中头部送院;在屯门大会堂一带,亦怀疑有人泼洒腐蚀性液体,导致多名记者及摄影师受伤。记协强调任何人在采访现场恐吓或袭击前线新闻工作者,均严重干预新闻自由,促请警方及示威者不应恶意阻碍记者采访。

香港公共医疗医生协会

香港公共医疗医生协会发声明强烈谴责警察使用过分武力清场,开枪严重伤害示威者。他们表示“开枪警员只是被棍攻击手部,并没有如警方辩称生命受到严重威胁。学生中枪旋即倒地并大量出血,伤者同伴见状,立刻上前试图施救,惟被另一名防暴警察阻止并将之制服按在地上。”由于射击前并没有发出口头警告,而且当时警员手执一支用作发射布袋弹的长枪,却选择以杀伤力更大的手枪向学生左胸发射,行径与行刑无异,严重超出警队应使用的武力水平。

声明又指出警方表示有关学生只是膊头位置附近受伤,而非左边胸腔受枪伤,乃严重歪曲事实。他们补充,前线警员对市民、记者、医护人员怀有敌意并毫不专重,但警方高层不但没检讨,更多次为下属的过失辩解。他们认为政府和警方的武力只会令香港的情况不断退后、败尽警队的专业形象,“不但令更多香港市民蒙受不必要的伤害,将香港警察推到市民的对立面,更严重损害香港的国际形象。”

而且,四个警察协会对公共医疗医生协会的声明感到不满并发表声明反驳。

香港教育专业人员协会

香港教育专业人员协会亦发新闻稿,高度关注中学生在示威期间中枪,并强烈谴责警方使用致命武力。教协认为警方开枪等于火上加油,只会令局势恶化,要求政府交待事件详情并展开调查。教协质疑警员事发时举枪冲前并近距离对学生使用致明武力的恰当性和相称性。

就双方使用的武力不断升级引致多人受伤,教协表示十分痛心,并呼吁双方克制,并呼吁校长及老师尽力向受影响的学生提供支援。对于政府,教协表示警方的暴力和大规模拘捕与“缓和危机”是背道而驰。教协认为政府必须以具体行动回应民意,包括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以缓和社会紧张的气氛。

香港政府

香港政府发新闻稿指当天有极端暴力行为,并表示极度愤慨。政府认为当天的行为对市民安全造成极大威胁,严重破坏社会秩序,并著社会予以最强烈谴责。就荃湾开枪事件,政府引述警方表示“在场执法警务人员生命受严重威胁”,所以需要“按警队指引,在警告无效下以适当的武力作出应对”。面对“暴徒”的行为,他们表示为了保障市民安全和恢复社会秩序,警务人员有必要采取适当的武力,果断地作出驱散和拘捕。最后,政府指出十月一日的“暴动”是“有组织、有计划的破坏,令香港陷入混乱和恐慌”,又称“事件已经变质”。政府呼吁家长和老师劝喻年幼子女和学生切勿参与未经批准的集会及游行活动,并且远离暴力。

中央政府

新华社发表题为《严正执法剜除暴力恶瘤》的评论文章,形容持续三个多月的“黑色恐怖”已近疯狂,如果继续容忍暴力,香港必然沉沦;止暴制乱,必须彰显法治的力量,剜除毒瘤,将所有“暴徒”尽快绳之以法。

英国

英国外交事务大臣蓝韬文发表声明,他表示没有任何借口可以采取暴力,但就此事件而使用实弹并不合乎比例,只会构成局势升级的风险。蓝韬文认为当局有需要进行建设性对话,回应香港人的合法诉求,又说需要见到示威者及当局双方,保持克制及降温。

欧盟

欧盟外交事务发言人Maja Kocijancic强调,对话、为局势降温和保持克制是香港唯一的出路。

后续事件

何传耀中学集会

有梁省德中学学生在何传耀中学外将手放于心口,抗议警察用子弹射伤学生心口。

何传耀中学多名校友、学生及邻校的学生于事发后翌日早上集结于该校门外,声援中枪的学生,并且要求校方对此事作出回应。

日间快闪游行及集会

10月3日,约一千名市民于遮打花园集结,再游行至上环及折返金钟添马公园:而沙田大会堂百步梯亦有多人静坐。

10月3日夜间,示威者于港铁宝琳站、坑口站、将军澳站、调景岭站、沙田站及大围站进行破坏。荃湾亦有中资银行柜员机及麻雀馆受破坏,黄大仙巴士总站附近亦有消防装置被启动,消防用水亦涌至港铁黄大仙站站内。铜锣湾则有多人在夜间集结并堵塞行车道。

实施《禁止蒙面规例》

2019年10月4日下午3点正,香港特别行政区行政长官林郑月娥召开记者会,宣布2019年10月5日凌晨零时零分起引用《紧急情况规例条例》实施《禁止蒙面规例》(Prohibition on Face Covering Regulation),为1997年7月1日香港主权移交后首次透过紧急法立法。国务院港澳事务办公室、香港中联办就特别行政区政府颁布《禁蒙面法》表示支持。

10月4日夜间,有抗争者以以水马、铁栏等杂物,在屯门公路、屯门乡事会路及屯兴路近屯门大会堂设置路障及堵塞马路,又破坏屯门政府合署玻璃外墙,港铁观塘站亦被人启动消防装置,港铁大埔墟站及太古站附近亦出现警民冲突。受事故影响,港铁于当晚提早关闭观塘站、牛头角站、大埔墟站及太古站。

诠释

www.zuoweixin.com
问题反馈联系QQ:暂无联系方式,也可发qq邮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