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炮车向清真寺喷射蓝色水剂时的情况,当时清真寺外有约10名信众

香港警察向清真寺发射蓝色水炮事件,是指香港警察在2019年10月20日的反对逃犯条例修订草案运动示威中使用人群管理特别用途车(水炮车)向的九龙清真寺两度发射蓝色催泪水剂的事件。事件中除了导致清真寺被“染蓝”,在寺外的人包括印度协会前主席毛汉、香港融乐会成员、多名市民及香港立法会议员谭文豪等都被射中,其中部分被射中者前往医院验伤。事件引起多方对警方做法的批评。

事件经过

2019年10月20日九龙区反对逃犯条例修订草案运动游行,清真寺入口遭警方两度喷射蓝色催泪水剂后,有教徒和市民事后进行清洁参见:反对逃犯条例修订草案运动和反对逃犯条例修订草案运动过程 (2019年10月)

2019年10月20日,原由民间人权阵线发起的游行最终未获警方批出不反对通知书,但当天仍有大批示威者走上街头。游行结束后有大批示威者徘徊在尖沙咀一带,并于尖沙咀警署外与警方发生冲突。

下午4时,有几名少数族裔及数名华裔人士站在九龙清真寺外,以保护清真寺不受破坏,以及确保没有人攻击少数族裔人士(游行发生前有消息指有人会针对南亚裔少数族裔),在场人士均无戴上示威者常用的口罩或其他装备,亦不是示威者。香港警方派出隶属警察机动部队的人群管理特别用途车(俗称水炮车)驱散涉嫌非法集结的人士,当水炮车于尖沙咀沿弥敦道推进时经过九龙清真寺外,水炮向着该清真寺发射蓝色催泪水炮,水炮停止发射数秒后,水炮车上警员大声高呼,随即再发射第二次。期间击中一直站在清真寺外保护该寺的一些人,包括一些香港少数族裔年长领袖如媒体人褚简宁73岁的兄长、印度协会前主席毛汉、关注香港少数族裔利益的团体香港融乐会成员,以及多名市民和香港立法会议员谭文豪,有人被水炮射中后咳嗽和呕吐,亦有人受伤被送往医院,清真寺亦被“染蓝”。事发后有市民自发到清真寺协助清洗蓝色颜料,及至晚上8时多基本上清理完毕。

除清真寺外,在旁的九龙区历史最悠久基督教教堂圣安德烈堂亦遭染蓝,教堂外墙和人行道有蓝色水剂残留。


后续

警方当天回应

事发晚上,警方在Facebook专页回应表示:“颜色水误中九龙清真寺的正门及大闸。警方在事件发生后立即联络清真寺首席教长及穆斯林社区领袖,解释事件及表达关注。” 并附上英文版“Coloured water was used for effecting the dispersal, which accidentally affected the entrance and front gate of the Kowloon Mosque.”帖文中没有道歉。晚上9时许,油尖警区指挥官何润胜、警察公共关系科高级警司余铠均带同十多名身穿便衣、手持毛巾及水桶的便衣警员抵达清真寺,他们进入寺内十数分钟。其后,数名警员以毛巾清洁楼梯扶手约五分钟。警方在晚上10时17分离开,全程没有回答记者提问。事后,清真寺职员表示警方在寺内有道歉。在场亦有围观市民批评警方“扮嘢”(演戏),因为市民已于下午自发清洁了清真寺的蓝色水渍。

官员亲自道歉

特首林郑月娥离开九龙清真寺

10月21日,行政长官林郑月娥及警务处处长卢伟聪等人于早上约11时到达九龙清真寺,全程逗留约25分钟。其后清真寺首席教长穆罕默德·阿沙德(Muhammad Arshad)等人向传媒表示行政长官林郑月娥及警察方面已就事件作出真诚道歉,解释是水炮车“误中”清真寺。清真寺接受道歉,穆斯林代表亦再次感谢香港市民帮忙清洁清真寺。然而,被水炮车射中的毛汉则表示不会接受香港警察解释,并表示水炮车有意停下来射向清真寺正门,又指不再信任香港警察。他亦指林郑月娥曾致电给他道歉,但自己不会接受。

至于圣安德烈堂一事,香港圣公会表示事发后翌日早上有警员来电,就警方水炮车昨日射出的蓝色水柱弄污了教堂外围致歉,并强调该警员并非故意弄污教堂。发言人指已接受警方的解释和道歉,原谅有关行为,并强调教堂只是部分外墙及栏闸被染蓝,但其后已清洗好。其后警方当日下午改称使用水炮是因为有“暴徒”在该处违法及使用暴力,所以警方要执法,使用武力驱散。被水炮车攻击并受伤就医的毛汉反驳相关说法,他表示当时清真寺附近没有示威者,他也没有穿黑衣、没有戴口罩,不明白为何警方如此对待一个73岁的老人。

警方表示没有做错,称当时仍有人在街上逗留,故开水炮的决定是“无可选择”。行动部高级警司汪威逊认为不应将所有责任放在警员身上。网络安全及科技罪案调查科非华裔警司莫俊杰称射水是为“保护清真寺”谭文豪批评警方说法“荒谬”,指当时没有示威者,是警方无理攻击在场市民。

受害者向警方投诉

10月22日,被水炮车的蓝色催泪水剂喷中的印度协会前主席毛汉、香港立法会议员谭文豪和香港融乐会总干事到投诉警察课正式向警察投诉在10月20日警方无合理原因下使用水炮车致伤及无辜市民。毛汉指被喷中后身体不适,感觉像“被火烧”,当时清真寺外并没有任何示威者聚集,不同意警方指有“暴徒”在场的说法,指该说法完全失实,认为水炮车向清真寺发射水炮并不正确,亦质疑当天操作水炮车的警员不专业。谭文豪指市民只是站在行人道上聊天,没有冲击或违法行为,认为警方违反使用水炮车的指引。

各方反应

香港融乐会发稿谴责警察的行为。该会认为警方在没有合理情况下以蓝色水剂染污清真寺设施,其举动是侮辱宗教场所及漠视宗教自由,故强烈谴责警方并要求警方立即向受害者及寺方道歉,以及就其举动作出清晰交代。融乐会总干事张凤美认为,警方事隔多个小时后才抵达清真寺,短时间清洁后即离开,做法没有诚意,因为市民亦早已自发清理完毕。她同时强调不希望事件升级至宗教冲突,只希望警方能够清楚地解释事故原因。


香港行政会议成员叶刘淑仪认为警方应该要道歉。

香港伊斯兰青年协会在脸书发布帖文表示:“A picture is worth a thousand words, "accident" happened today and who should be blamed for the unfortunate situation? Allah (swt) knows the best!!”帖文继而转为中文:“感谢每一位曾帮忙清洁清真寺的香港市民。清真寺是属于每一位穆斯林,是我们敬拜真主神圣之地。我们对于清真寺受到‘染蓝’感到十分难过, 至于导致今次事件发生的真正原因,只有真主才知道真相。”帖文亦附上水炮车的蓝色水射中清真寺,以及市民自发协助清洗清真寺的照片,后来再引用《古兰经》回应事件:

我确已考验在他们之前的人。真主必定要知道说实话者,必定要知道说谎者。难道作恶的人以为他们能逃出我的法网吗?他们的判定真恶劣!
—— 〈蜘蛛〉
已隐藏部分未翻译部分,欢迎参与翻译
وَلَقَدْ فَتَنَّا الَّذِينَ مِن قَبْلِهِمْ ۖ فَلَيَعْلَمَنَّ اللَّهُ الَّذِينَ صَدَقُوا وَلَيَعْلَمَنَّ الْكَاذِبِينَ

أَمْ حَسِبَ الَّذِينَ يَعْمَلُونَ السَّيِّئَاتِ أَن يَسْبِقُونَا ۚ سَاءَ مَا يَحْكُمُونَ

—— العنكبوت‎

香港巴基斯坦裔商人简浩名批评清真寺遭攻击一事,是香港警方在挑战和侮辱伊斯兰教英语Islam and blasphemy,他表示警察才是搞事份子,而不是其他人,又斥责警方不懂得尊重他人的宗教,虽然《香港特别行政区基本法》列明有保障人们的宗教自由,然而香港警方一点尊重都没有。


女性进入清真寺服饰争议

警察公共关系科高级警司余铠均身为女性,在10月20日晚上并没有戴上头巾以及穿短袖衫便进入清真寺。21日早上行政长官林郑月娥与余铠均等警方高层再到清真寺时就在颈上披上丝巾及穿白色长袖衫,进入寺时林郑月娥有脱鞋但未包头巾。网民批评两位女性没有包上头巾入寺,不尊重穆斯林,表示即使英女王伊利沙伯二世及凯特王妃进入清真寺亦会戴上头巾以示对穆斯林的尊重。

本身是穆斯林的警方网络安全及科技罪案调查科警司莫俊杰则回应指到场女警不是穆斯林,而所有警员和官员并非进入祈祷地方,只是进入办公地方,故不存在不尊重的情况。


图片

www.zuoweixin.com
问题反馈联系QQ:暂无联系方式,也可发qq邮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