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护孩子是香港团体,由一群银发族、家长、社工及护士等人在2019年反送中示威运动期间自发组成,目的是“号召银发族与律师、社工等专业人士走上抗争最前线,以七至八人为一组,当警民冲突发生,守护孩子团队就站在警察与示威者间,希望阻止冲突出现。”每当出现冲突,守护孩子的义工会在现场扮演缓冲角色,保护示威的学生免受伤害。他们的成员主要从30多岁到80岁,较著名的成员包括在2019年以73岁高龄参与绝食7天的马屎埔村村民“陈伯”陈基裘。成员中亦包括牧师。

组成和发展

在整个反对逃犯条例修订草案运动中,警民冲突不断。在2019年7月14日沙田区反送中大游行时,“陈伯”陈基裘站在警察与示威者之间作协调,据报化解了好几个暴力升级。及后,在7月17日的银发族游行中,好邻舍北区教会的陈凯兴传道和参与者讨论如何保护在抗争前线的年轻示威者,落实了守护孩子行动。他们于7月21日第一次发起名叫“守护孩子,继续抗争”的行动,于当天早上社工游行结束后组成了10队7至8人的小队出发,当有冲突事件发生时会到前线作缓冲,期望帮助警务人员和示威者协调,化解冲突。其后在各场的游行中也有类似的行动,包括7月27日光复元朗、8月13日机场集会、9月1日“和理塞”行动等。起初参与者没有任何头盔、防毒面具等保护自己的工具,并试图献花给防暴警察、与他们讲道理沟通,但后来由于发现要保护别人必须要保护自己,故都戴上防毒面罩。警察对他们的态度亦都从愿意对话,变成看他们为障碍或“阻差办公”。有一些成员因被警员推撞、遭喷射胡椒喷剂而晕倒或受伤。

相关事件

警察向“黄色物体”执行私刑事件

2019年9月21日,一名身穿守护孩子黄色背心的义工遭大约30名警察拉入后巷执行私刑,他被指袭警,他“口腔及牙齿流血,更出现晕昡的状况”。好邻舍北区教会确认他是“守护孩子行动”成员,为了上前了解一名被捕的青少年而被警方推跌并拘捕,当时没有拒捕。事后警方发言人韦华高(Vasco Gareth Llewellyn Williams)在记者会上表示他们只是脚踢“黄色物体”,令舆论哗然,被认为是非人化罪行在运动中的例子。

绝食陈伯被推倒胡椒喷雾近距离喷面事件

2019年9月21日,守护孩子著名成员,73岁的“绝食陈伯”陈基裘在元朗凤攸东街力劝警察停止向学生使用武力,期间被警察速龙小队恶意大力推倒在地,并近距离朝面部喷胡椒喷雾,舆论均担心古稀之年的陈伯会严重受伤。

筑人链保护示威者事件

2019年9月29日的全球反极权大游行中,示威者一度在香港政府总部外聚集,突然逾百名防暴警察速龙小队冲出并拘捕示威者。当中约有五十名示威者退入海富中心,但由于当时港铁和商场已落闸,他们被包围。十多名守护孩子行动的成员当时筑起人链并要求警方让示威者离开。最后消防员到场开闸让示威者离去,而守护孩子成员被警方命令除下口罩,并登记身份证,警方表示将会保留检控他们非法集结的权利。

理工大学事件

主条目:香港理工大学冲突

在香港理工大学冲突中,有大约60名守护孩子成员于校内协助示威者清洗。

参考条目

www.zuoweixin.com
问题反馈联系QQ:暂无联系方式,也可发qq邮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