盖乌斯·尤利乌斯·凯撒的这封信常被认为是军事史上最简洁有力的捷报。

发音

Veni, Vidi, Vici拉丁语读法,古典式读法/'we:ni 'wi:di 'wi:ki/ ,教会式:/'veni 'vidi 'vitʃi/。英式读法为/'vi:nai 'vi:dai 'vi:sai / 。

嬗变

“我来,我见,我征服”这句话的变体经常被引用,也常被用于音乐、艺术、文学和娱乐等领域。自凯撒时起,该句便被用于军事场合,17世纪的维也纳战役之后,波兰国王“让三世”将该句稍加改动,是为“我们来,我们见,上帝征服”(venimus,vidimus,deus vicit);2011年,对于穆阿迈尔·卡扎菲之死,希拉里·克林顿说到,“我们来了,我们见了,他死去”(We came, we saw, he died)。该句话天然的韵律感使其被用在了音乐中,经年较有名的作品,从1724年汉德尔(handel,生于德国的英国作曲家)的歌剧凯撒大帝(GIulio Cesare)的开幕式,“库里奥,凯撒来,见,且征服”(Curio, Cesare venne, e vide e vinse ),到1940年代的歌曲”《让我忆起当初·那些傻事》以及《街机(mame)》主打歌的“你来,你见,你征服“,即使在当代,对于Jay-Z 这样的艺术家(在返场中)和荨麻疹乐队 (The Hives,一个瑞典摇滚乐队 )《我来我见我邪恶》专辑。 电影、文学也多有引鉴,那首法国诗人维多克·雨果写于1843,他19岁的女儿Leopoldine死后,名为Veni, vidi, vixi 的诗歌,意为我来我见我活过,和第一首诗篇”J'ai bien assez vécu······“,大致可以译为,我活的够久了。 1984年一个美国电影《捉鬼敢死队》主人公Peter Venkman给出了一个幽默的变体,“我来,我见,我踢鬼的屁股”,这句也成为美国电影学会100年100部电影语录评选的400个提名之一。

拉丁语法

venire,videre,vincere使用了第一人称单数现在完成时,分别为不定式形式的“来,见,征服”,并且使用三节连环加强语气法和重名法。

www.zuoweixin.com
问题反馈联系QQ:暂无联系方式,也可发qq邮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