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的法律内容只供参考,并不能视作专业意见。任何法律问题应咨询相关司法管辖权地方的专业法律人员。

曾在2016年首先提出《禁止蒙面法》的议员葛珮帆在10月3日召开召开跨党派及跨界别的记者会,宣布成立“禁蒙面法推动小组”,并进行网上签名行动。守护香港大联盟亦于10月10日发起“反黑暴、禁蒙面、护家园”网上大联署,支持立法。

质疑

侵犯权利

议员涂谨申及议员陈皓桓坚持戴口罩参与活动或保障隐私是市民的权利。这些观点称《禁蒙面法》会影响“和理非”支持者的权利,拒绝认同戴口罩都是“暴徒”,举例指艺人、空中服务员、中资公司的雇员等在出席游行时也会戴上口罩,以保护自己免受白色恐怖的威胁。

缺乏阻吓作用

议员汤家骅、香港大学法律教授陈文敏质疑《禁蒙面法》的阻吓作用。数个月以来,已有大量市民因为参与未获警方批准的游行而违反《公安条例》。他们认为在《禁蒙面法》以外已有其他罪行的刑罚同期执行,不能作为阻吓。没有理由期望示威者会遵守《禁蒙面法》这个更具争议的规定。

无法平定乱局

议员陈皓桓及民间记者会形容《禁蒙面法》是一种法律形式的打压,认为这个措施不能阻止示威者的行动,并建议政府改为以回应市民的诉求来应对当前的动乱。。

会引发政变

建制派立法会议员田北辰、民主派前立法会议员梁家杰、民间记者会也引述了2014年乌克兰革命作为例子。他们警告政府当年乌克兰订立《禁蒙面法》后导起民情汹涌,情况不能收拾,最后衍生推翻政权的革命。民间记者会亦提及蒙面就如戴上黄头盔一样,带有象征意义。涂谨申认为,政府强推《禁蒙面法》可能会酿成另一条《逃犯条例》的危机。

与《紧急法》的关系

参见:紧急情况规例条例

作为一种激进的法律措施,订立《禁蒙面法》与使用《紧急情况规例条例》(简称《紧急法》)时常被一起提及。《紧急法》是容许行政长官绕过立法会仔细审议和辩论程序的方式来制订新规例的紧急措施。规例内容范围涵盖审查传媒、禁止集会、修订法例、递解离境等等,有效时期可持续至另行命令废除,权力相当广泛。使用《紧急法》制定新规例除了不需要得到议员同意外,还大幅缩短制定规例所需要的时间。经正常立法程序的法例,立法流程最快要6个月。

自从8月12日港澳办在临时召开的新闻发布中形容香港“出现恐怖主义苗头”开始,社会坊间对政府将会使用《紧急法》的疑虑显著增多。当时社会对《紧急法》的普遍理解是可用作宣布香港进入紧急状态,籍此颁布宵禁或者请求解放军进港,气氛一度变得紧张。警方在8月30日展开对多名政党核心人物及公众人物的逮捕行动,以及行政长官林郑月娥于9月4日宣布撒回修例时,公众也质疑政府是否为《紧急法》进行准备。中国官媒《环球时报》形容《紧急法》为“尚方宝剑”;另一方面,一些网络评论人士警告林郑月娥一旦动用《紧急法》,将与示威者“揽炒”

争论

参见:紧急情况规例条例 § 有效处理动乱的争议

社会各界也表示出对于引用《紧急法》的担忧,这也包括了亲政府派的人仕,例如蒋丽芸及自由党党魁锺国斌。质疑者形容使用《紧急法》的反效果时,用词十分尖锐,他们形容“火上加油,引火自焚”、“打沉香港经济”、“推入万劫不复的地步”及“永不超生”。

蒋丽芸表示民建联希望可以立《禁蒙面法》,但并非使用《紧急法》,而是透过正常立法程序。谭惠珠认为,政府不会动用《紧急法》订立针对蒙面的紧急法案。她又提及,订立《禁蒙面法》应交由立法会在10月复会后讨论。

汤家骅是行政会议成员之一,他对引用《紧急法》的态度在两次的访问中出现转变。9月25日接受访问时,汤家骅表明不同意引用《紧急法》禁止蒙面,认为引用《紧急法》有副作用,包括影响国际投资者对香港的看法。他表示立法细节需仔细讨论,包括如何执法、是否刑期分期执行等,认为立法禁止蒙面应“等一等,睇一睇”。随后,在参加代表团到北京出席国庆70周年活动后,在10月3日再次接受媒体访问。当时他指出,《紧急法》具针对性,对守法的市民而言“完全无影响”,相对上较容易接受。他又称政府正研究推出宵禁令,表示若政府要引用《紧急法》,《禁蒙面法》相比宵禁令是“不可接受之中较可接受”的方案。

条例

立法过程

亲建制媒体星岛日报率先在8月27日的专栏中报导“有消息指,港府经过研判,认为透过现行法例第二四一章《紧急情况规例条例》进行紧急立法是可行方法”。律政司司长郑若骅在9月11日回答记者提问时表示一直在研究《紧急法》,称会考虑很多因素。他也指出政府就《禁蒙面法》听到很多意见,也在进行法律上的研究。星岛日报在10月4日再次报导内幕消息指行政长官林郑月娥“过去两天都与律政司司长郑若骅及保安局局长李家超举行闭门会议,为引用《紧急法》做准备”。

政府行政会议于10月4日早上在政府总部召开特别会议讨论引用《紧急法》订立《禁蒙面法》等议题,会议其间多架警车及消防车在场戒备。在此之前,多个媒体也曾引述“消息人仕”指出政府将通过《禁蒙面法》,示威者在中环一带聚集,但没有发生冲突事件,会议顺利进行。

下午,行政长官林郑月娥在政府总部举行记者会,宣布行政会议通过引用《紧急情况规例条例》订立《禁止蒙面规例》,以阻吓激进违法行为,并协助警方执法。她表示:“鉴于近日社会已出现危害公共安全的情况,政府不能对现行法例备而不用”、“制定《禁蒙面法》的决定,不是一个容易的决定,但以今日的情况来说,是一个必须的决定”。她补充,引用《紧急法》订立《禁蒙面法》并不等于香港已进入紧急状态,香港目前已出现危害公安的情况,符合引用条例的要求。规例包含豁免及合理辩解的条款,于当日刊宪,翌日零时零分生效。该规例使用附属法例的方式推行,会在之后交由立法会审议,即“先订立、后审议”方式。

10月11日,立法会内务委员会同意成立小组委员会研究该规例。规例于10月16日提交立法会,小组委员会于10月22日举行首次会议,黄定光和容海恩分别当选为正副主席。受立法会拉布潮影响,小组委员会未能提出延展审议期限,因此审议期已于11月13日完结。

理据

《紧急情况条例》订明引用该例要基于“紧急情况”或“危害公安”两个情况,由于现时在法律上没有明确定义,需要由政府提出具体理据支持其正当性。

按照政府提交与立法会的参考资料摘要指出:

行政长官林郑月娥在10月4日的政府总部记者会指出:

保安局局长李家超在同一记者会指出:

规例

条文规定,禁止在集会、游行、示威(包括非法集结、未经批准集结,已获得不反对通知书的集会或游行)中,使用蒙面物品(包括面罩、其他遮掩全部或部分面部的物品、颜料)阻止识辨身份。违法者可判处监禁一年或罚款港币25,000元。这个限制具有合法豁免条款,包括正在从事某专业或受雇工作,需要保护人身安全;因宗教理由使用蒙面物品;因先前已存在的医学或健康理由使用蒙面物品。限制亦具有合理辩解条款,如有足够证据证明合法权限或合理辩解,或控方没有提出足以排除合理疑点的证据,即可作为合理辩解。另外,条文赋予警察权力截停在公众地方蒙面的市民,并要求该人除去蒙面物品,或在该人拒绝下除去该人的蒙面物品,以确认身份。如该人该人拒绝除去蒙面物品,即属犯罪,可处监禁六个月或罚款港币10,000元。

司法复核及裁定违宪

在政府宣布引用《紧急法》之前,社会已有不同公众人物认为,引用《紧急法》及订立《蒙面法》有合法性的争议。这些观点包括:引用《紧急法》立法违反《基本法》第66条规定的立法行政分权原则,即立法会是行政区唯一的立法机关,《紧急法》本身可能违宪;《紧急法》所订立的法律,都不可以和基本法相抵触 ,进行和平集会和游行的权利受到《基本法》27条以及《香港法例》第383章《香港人权法案条例》所保障;《基本法》第18条订明只有香港的主权国就香港是否局势紧急、危害公安及香港社会问题上有决定权,没有任何条文赋予行政长官自行宣布特区进入紧急情况或状态的权力。

对于这些质疑,律政司司长郑若骅在政府总部记者会开场发言时提及,条例“已充分顾及《基本法》及《香港人权法案条例》内的人权保障,包括言论自由、和平集会和隐私的权利。不过,这些权利并非绝对,而是可以对其施加限制,但这些限制需符合相称性原则…尤其须查究是否为达致该社会利益而令个人承受过分严苛的负担”、“不会损害市民言论自由与和平集会自由的本质,因为他们依然可以在不使用这些蒙面用品的情况下,自由参加合法、和平的公众活动”。问答环节中,政府被问及如何应对有可能出现的司法复核,但没有作出回答。

紧接着政府的宣布,香港专上学生联会前副秘书长岑敖晖在同日下午5时就规例提出司法复核。随后岑敖晖及社会民主连线成员梁国雄另外再向香港高等法院,要求禁止政府订立的《禁蒙面法》在午夜后生效,高等法院晚上开庭处理后拒绝受理。

随后,在2019年10月6日24名民主派立法会议员再次尝试向高等法院申请司法复核许可,要求法庭宣布引用《紧急法》订立《禁蒙面法》是违法及违宪,并申请临时禁制令。高等法院法官林云浩拒绝颁布临时禁制令,她指出是次争拗复杂,牵涉议题亦重要,认为法庭应集中尽快去解决问题,而非靠不完整的证据颁下临时禁令。有关司法复核许可申请,则押后至10月下旬再处理。接着,梁国雄及新民主同盟的古俊轩在10月8日及10日亦先后再度就《禁蒙面法》入禀高等法院申请司法复核,要求法庭宣布《紧急法》及《禁蒙面法》违反《基本法》及《香港人权法案条例》,并宣布相关条文无效。案件于2019年10月31日及11月1日于高等法院原讼法庭进行耹讯,并由法官林云浩及周家明主审。

同年11月18日,香港高等法院原讼法庭就24名立法会现任议员及1名前任议员对《禁蒙面法》提出的司法复核颁下判词,法庭裁定《紧急情况规例条例》在“危害公安”的情况下使用属于违反《基本法》,而行政长官透过《紧急情况规例条例》自行就《禁蒙面法》进行立法,其对基本权利的限制超乎合理需要,不符合相称性验证标准,因此裁定《禁蒙面法》违宪,律政司亦因此暂停按有关法例执法。

判决后的外界反应

《大公报》刊出社评,指政府败诉,不仅为止暴制乱增添不明朗因素,更对特区政府今后依法施政造成负面影响,认为大可考虑提请人大释法。而综合法律界人士分析,法庭并非一刀切指不可订立禁蒙面法,而是认为今次的立法范围太阔,预料律政司会就裁决提出上诉,若上诉至终审法院亦未能推翻今次裁决,或有需要寻求人大释法。香港大学法律学院首席讲师张达明认为,届时人大若透过释法程序,推翻香港法庭的违宪裁决,等同宣布香港一国两制及司法独立已名存实亡。

中央政府及全国人大的应对

禁蒙面法被裁定违宪后,新华社发表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制工作委员会发言人臧铁伟19日的发言,发言指一些全国人大代表对此判决表示强烈不满,法工委对判决表示严重关切。法工委认为,宪法和基本法共同构成特别行政区的宪制基础。香港法律是否符合香港基本法,只能由全国人大常委会作出判断和决定,任何其他机关都无权作出判断和决定。法工委亦认为,紧急情况规例条例符合香港基本法。香港高等法院原讼庭有关判决的内容严重削弱香港特区行政长官和政府依法应有的管治权,不符合香港基本法和全国人大常委会有关决定的规定。

同日,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港澳事务办公室发言人杨光发表谈话,对该判决产生的严重负面社会影响表示强烈关注,并表示紧急情况规例条例的全部规定都符合基本法。禁止蒙面规例实施以来对止暴制乱发挥了积极作用。高等法院原讼庭的判决公然挑战全国人大常委会的权威和法律赋予行政长官的管治权力,将产生严重负面社会政治影响。

香港法律界对中央表态的反应

香港律师会在星期四(11月21日)的声明中说,司法独立及法治乃香港特别行政区普通法制度的基础。香港律师会必须重申任何人均不应发表或作出会破坏或被视为破坏香港特别行政区司法独立及法治的言论或行为。

香港资深大律师李柱铭接受美国之音专访,就国务院港澳办对香港高等法院裁决禁止蒙面法违反基本法谈话作出回应,他说,如果全国人大常委会强行介入,这将毁掉香港司法体系。李柱铭说:“现在他们(北京)想把我们的司法解释权力全部从香港拿走。他们说,你们都不能这么做。当任何政府行为或者立法会通过的法律出现争议,涉及到是否违反基本法的时候,这类问题必须由全国人大常委会来管。但他们根本不懂我们的法律,我们实行的是普通法,他们实行的是大陆法。他们怎么来做这样的决定。他们不听我们的意见,他们甚至没有这样的程序,在全国人大常委会做决定前,让双方进行陈述。这会彻底毁掉我们的法律体系,毁掉我们的司法体系。我强烈建议他们忘掉这个愚蠢的想法。”

香港律师何俊仁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说,香港法律界对此非常震惊,因为香港高等法院刚刚做了判决,竟然在事隔一天,中央政府的行政机关用这样的方式来攻击法院的决定,尤其是这次的措辞非常粗暴,说香港高等法院是挑战人大常委的权力,甚至说香港法庭无权对香港的法律作出是否违反基本法的违宪审查。何俊仁认为北京这样的评论非常严重。他说:“纵使中央政府不同意法庭的决定,可以透过一个机制来作出他们认为的补救措施,包括释法,虽然不想见到释法,他们要这样做也没办法,起码有个程序。如果人大释法,需要咨询基本法委员会,经过考虑才作出,而不应透过法工委来攻击香港的法庭,造成对香港的法治与司法独立非常严重的打击与破坏。”何俊仁指出:“香港政府对高等法院的判决上诉是必然的,在这样的政治压力下,上诉庭可以怎样处理呢?整个司法运作会受很大的影响。这次是原讼庭两位法官一起聆讯,显示审慎,一个法官是正常的处理,很少两个法官去处理,而这两位法官也是以审慎闻名的,不管中央同意与否,他们已经作出了裁决,而现在政府可能会上诉,在有可能作出上诉的时候就作出这样的攻击,上诉庭将来如何履行职责呢?他说,当然最大的可能是人大要释法,那么以后再进行这样的宪法诉讼也没有意思,因为北京不喜欢的话,就可以随时释法,香港的法律界司法界还有什么可以做的呢?”何俊仁说:“这是第一次听到人大法工委说香港法庭没有权力对香港的法律作出违宪的审查,说这是人大常委的权力,非常令人惊讶,因为在去年底有关高铁香港段“一地两检”的案子里,民主派是挑战一地两检违反基本法,原讼庭的判决是“一地两检”符合基本法,人大常委当时没有说香港法庭无权审查香港法律是否违宪,为什么呢,因为那次案件的判决符合他们的意思,符合政府的政策,符合政府的解释。”他认为,这就是输打赢要,法庭只能作出遵从政府意志的裁决,如果是挑战政府的决定或者违反政府的意志就就说法庭无权决定,这是非常粗暴,荒谬和不文明的做法。对香港影响非常深远。”

公民党党魁杨岳桥对港澳办与法工委对香港法院判决的批评表示极度遗憾和不满,认为这是典型的输打赢要和不恰当。

同属公民党、代表法律界的议员郭荣铿警告中央不要籍此为人大释法开路,因为这样只会再一次冲击香港的司法独立。公民党要求中央政府尊重香港实行的基本法、普通法与三权分立的制度。

本身是资深大律师的行政会议成员汤家骅接受香港电台访问时说,希望人大不会在敏感时期释法,香港人对释法存有基本的恐惧感,释法可能令社会及国际上有很大反应,希望“禁止蒙面法”违宪裁决问题,可交由终审庭自行解决。

执行情况

条例生效之后,警员也并非每逢见到集合人仕蒙面就会进行拘捕。在10月11日中环遮打花园一场“快闪”集会,不少人带上口罩。警员一度举起黄旗,指聚集人士违反《禁止蒙面规例》,要求民众拿下口罩。警员在聚集市民未理会,继续高叫口号之后离开现场,登上警车离开。10月18日的“和你拖·面具人链”活动中,多区有大批市民戴上面具集会,虽然有防暴警察巡逻及警车戒备,但未见有警方拘捕行动。

截至2019年10月9日,警方拘捕90人,包括57男33女涉嫌违反《反蒙面法》被捕,年龄介乎12至41岁,其中74人涉嫌在非法集结时蒙面,其余3人是被截查时拒绝除下蒙面物品,包括一名报称不适的休班救护员。有不少被控违反《反蒙面法》的市民是因为违反其他的罪名而被捕。

条例生效后,警员多次要求前线记者除下防护面具,甚至强行扯下面罩。警方在记者会解释称新法例需要磨合期,但拒绝就警员行为道歉。

后续事件

教育局要求学校禁止学生戴口罩

香港教育局以人际交往在惯常合理的情况下不会蒙面为理由,要求学校禁止教师学生在校内外戴口罩。后来,教育局又要求学校报告有否人链活动及参与人数、戴口罩的学生人数等资料。反对者批评教育局做法是白色恐怖及打压学生表达自由。汉华中学有约200人组成人链并呼叫“汉粹国菁、诛灭人性”口号以反对校方阻止学生戴黑色口罩的做法。截至2019年10月15日,有359个学校关注组及学生组织参与中学生连线发起的反对《禁蒙面法》联署,包括英皇书院、皇仁书院、拔萃女书院、喇沙书院等传统名校的反修例关注组。

医生签发失实病假证明书疑团

《禁止蒙面规例》不会影响市民因其个人健康理由佩戴口罩。据政府及媒体称,网上有人声称有医生可签发无写上日期的病假证明书(俗称“病假纸”),此举或会让集会及游行人士可“合法”带口罩。

10月6日,政府发表新闻稿提醒注册医生签发假纸时,需遵守医委会所颁布的《香港注册医生专业守则》。守则列明,医生发出的报告及证明书内容必须具备无庸置疑的真确性,医生不能在当中加入未经适当步骤核实的内容。诊症日期及发出日期必须在证明书上如实记录,包括发出追认病假的病假证明书。

游戏《闪耀暖暖》口罩造型被修改

中国开发的手机游戏《闪耀暖暖》在官方更新说明中没有提及的情况下,将游戏角色里的作为香港示威者特征之一的黑色口罩造型作出修改,引起争议。

《闪耀暖暖》繁体中文版在2019年10月14日资源包更新后,早前4月推出的“特务风潮”活动奖品“黑鸦(口罩)”由原本可遮住游戏角色“暖暖”的下半面的正常佩戴方式修改为挂在右耳上并露出整块脸。物品资料说明从原来的“经典的蒙面造型”改为“灵感来自明星的机场照”。有网友认为此举可能是因香港近期实施的《禁止蒙面规例》影响而紧急修改,形容为游戏进行“自我审查”。有一些网友就此表示反对,他们难以接受游戏本身的内容竟然受到政治层面的影响。

反对的玩家将游戏头像设定为暖暖各种脸部被遮挡的照片,并在玩家个人简介加入反修例运动的口号,如“光复香港,时代革命”等。一些中国大陆玩家纷纷于微博也表示抗议,呼吁“遇到这些玩家要顺手举报、拉黑”,亦有网友留言“不要把政治带入游戏”,甚至“这里不是让你们搞‘港独’的地方”。对此游戏开发商表示这是“原厂设定”,是为了“维护健康、和谐的游戏氛围”及“维护好暖暖的个人形象”。同时,反修例运动有关的用语如“光复”、“时代革命”、“解放”等成为敏感词汇,被禁止在个人简介使用。

十八区“和你拖·面具人链”活动

中环面具人链

2019年10月18日,在港九新界各区有大批市民戴上各式政治、电影、卡通人物面具组成人链示威,示威者高呼“我有权戴口罩”等口号抗议《禁蒙面法》。参与者的活动范围包括屯门、沙田、荃湾、九龙湾、旺角、尖沙嘴、中环、铜锣湾。有市民在现场派发自制纸面具,最多人戴的面具图案是反修例运动中的象征符号“连猪”、“青蛙哥Pepe”和“V煞”。

www.zuoweixin.com
问题反馈联系QQ:暂无联系方式,也可发qq邮箱。